【晓薛】七夕

      薛洋一如既往地跃上屋顶,只有四指的手掌撑着下巴,端的是个懒散无赖的样儿。
      阿箐正巧在屋檐下,偷偷望了这无赖一眼,看他发呆的模样,心底哼哼几声。
       “这无赖又在想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了。”
      撇撇嘴,又往屋里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 心想“得看着道长点儿……这无赖明明不是个好人样子,偏偏道长却信他那一套,真真是可恶。”
        想着又加快了脚步,生怕屋顶上的无赖追来似的。可却老天偏不随人愿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哟…小瞎子,跑那么快干嘛?”轻佻的语调,伴着几声嚣张的低笑,硬生生止住了阿箐的脚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见她停了下来,勾起嘴角,凝视着僵硬的阿箐。恰巧屋中传来一阵轻轻的咳嗽声,方才还注意着阿箐的薛洋刹时就翻下屋顶,直直朝屋内走去,嘴角还挂着一丝玩味的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长,今儿个好像是七夕节来着…陪我去逛逛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!道长还病着的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尽管阿箐这一声十分响亮了,薛洋硬是没理她分毫,一双带笑的眼睛只望着眼前温润的白衣公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愣了愣,半饷没人说话,便知道是在等自己的答复,当即答道;“无妨。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箐;“……”可恶!
           等到了街上,薛洋本着自己受伤的缘由,硬要牵着晓星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长…这儿人多,要走丢了可如何是好?何况我有伤在身,被人撞到就不好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原是皱了眉头,一听有关薛洋的伤,却也不计较什么了,任由薛洋拉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多时,耳边的喧闹声愈嘈杂。晓星尘拉着薛洋的手越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少见得愣了愣,诧异的望向晓星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确是有些拥挤。”虽是看不见,晓星尘仍向薛洋解释了一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得到答案,薛洋便未在意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长,糖葫芦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长,那边的糖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长,一品斋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长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路上,晓星尘全未感受到七夕的气氛,又掂了掂怀里的各色糖食,只觉着像很久之前陪一小孩儿游年市的情形来。两者放在一起比较,晓星尘不觉笑出了声,只因真真是太像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人声车声混杂,一时间薛洋也未察觉到自己身后人的轻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 逛了许久,薛洋也打算回去时,瞥见湖上温柔的光晕。一时计上心头,拉着自家道长往湖边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察觉自己正被拉着往某个方向奔去,“ 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手里突然被塞了个莲花灯,晓星尘变意识到了薛洋想干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这花灯是给伴侣放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长…这是第一次有人陪我过节……”虽然是七夕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薛洋自知麻烦道长了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……无妨……”晓星尘手一抖,差点儿把小巧的莲花灯给掉进湖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两人各怀心思,缓缓把那莲花灯给放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若没听错,薛洋方才应当是听到了岸边一阵阵的抽气声。再戏谑的望向晓星尘,以晓星尘的耳力,怕只会比他听得更清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身旁的人却无一丝反应……甚至双手捧起了薛洋的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;“……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以后,我可以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岸上的抽气声更甚,有小声说道;“姐姐快看!短袖诶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真是可惜了两个俊秀郎君啊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世风日下世风日下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饶是薛洋也觉着一丝不自在。
。 。    薛洋;晓星尘你发什么疯??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;“^_^”
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箐;“……道长怎么还不回来?!!不会被那个坏小子给欺负了吧!!?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评论(1)
热度(21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京森京 | Powered by LOFTER